伍溟

杂食党,all叶党,站不二受
高中生,手残,宅腐系文修
古风文艺少女
哑舍盗笔全职最爱
新任刀乱婶婶(非)

这说的是谁?我不知道【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云生-:

虽然不是太太,但是很真实了

拾口井中有只桶:

谁这么了解我。

分峪:

233333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又有人在隔空读心

竹染轩阴:

过分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莫染_:

还有突然求评论红心蓝手——

【最近涨粉这么多为啥消息提示这么少?关注了我又不和我互动是为了暗杀我吗?】

盏鹤:

哈哈哈非常真实了

熬煮黑洛酱:

一点粮圈观察,不一定对


哦对了,@维鲁斯特 ←这是我的微博,欢迎各位来找我唠嗑!

要开学了啊………
作为一个住校生理所当然的不能带手机呢
嗯,,,

我的游戏我的小说我的音乐TAT

咕咕咕咕

震惊!我家的山姥切竟然……

●此脑洞源自今天我家搓蛋蛋真实状况
●方法源自其他婶婶

“被被啊……”千本一脸期待地看着金发付丧神,欲言又止。

山姥切国广有些不自在地拉了拉被单,“…这样看着我,是在意我仿品的身份吗?”

“不不不,”千本连忙反驳,“今天时政下达了文件,战力扩充计划开始了,你带队去吧^v^”

“…是。”

————————————————————
带队回归本丸后,山姥切又被千本拉去搓刀装。

“被被,待会儿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搓一个好吗?”

“…如果是你的命令的话…”

“那就开始啦(≧▽≦)”

千本:被被啊,你今天高兴吗?

被被:金

千本:那被被喜欢鹤丸吗?

被被:绿

千本:喜欢长谷部吗?

被被:金

千本:【!!!】那……喜欢三日月吗?

被被:绿

千本:……喜欢一期尼吗?

被被:绿

千本:以后你和长谷部一队怎么样?

被被:绿

千本一脸复杂,自家被被喜欢长谷部啊……不行,待会必须试试长谷部,嗯。

找了个理由让山姥切国广去帮忙,又传唤来了长谷部一枚。

“阿鲁基有什么事吗?”

“长谷部来帮我搓刀装吧……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搓一个哦。”

“谨遵主命。”

千本:长谷部今天高兴吗?

长谷部:绿

今天战扩你不是还抢誉了吗!???

千本:那…长谷部喜欢山姥切君吗?

长谷部:金

……哦豁

千本:以后把你俩就在一队怎么样?

长谷部:绿

…你俩真有意思啊……

千本沉思了一会儿,随即决定了。

“长谷部啊……”

“阿鲁基?”

“以后你和山姥切一个房间吧:)”

“阿鲁基???”

“好,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

好了,以后安心地吃压切山好了,本来以为会是三山或者是鹤山或者是一期山呢…可惜……

————————————————————
是的,这就是我家的被被,他…竟然喜欢长谷部!

这俩不愿意一队是因为一个害羞,那另一个是?

觉得发展太快了吗?

千本就是本婶婶,嗯。

不用担心资源,我用的是all50

被被,被被他,他还是那么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觉得他就像在笑着一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山姥切国广君,婶婶永远爱你。

看被被的模特站姿【他真好看】

【刀剑乱舞】我家刀男总是在暗堕『歌仙×被被』

◆沙雕脑洞来自一部小说的片段和小伙伴的一句话
◆刃设归阿官,ooc归我
◆啊,被被真可爱

歌仙们都有一个爱好:

洗衣服。

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

洗干净山姥切国广的被单。

但是山姥切国广并不乐意。

“仿品只要这样就好了……”

嗯,所以广大歌仙们就开始行动了。

联合短刀们一起围追堵截、使劲拽等等一系列的措施,山姥切都没有屈服。

他,山姥切国广,仍然可以将脏兮兮的被单,甩出一个漂亮的弧度。

啊,更想洗干净了怎么办,洁白的被单在风中飘扬,那真风雅。

如果只是这样单纯的想法倒没什么,可是,有一个歌仙暗堕了。

暗堕原因:没有成功洗干净山姥切的被单。

这座本丸的婶婶知道自家有刀男暗堕时一脸懵逼。

自己没有恶意碎刀也没有虐待刀男,也没有开寝当番,为!什!么!就!暗!堕!了?!!!

直到她知道了原因。

心情大概是这样吧→-_-||

然后,嗯,在网上买了刀男专用安眠药,悄悄地在自家山姥切的饭菜里放了药。

然后等待药效。

吃了加料后的饭菜的山姥切并没有发觉有什么不妥,过了几十分钟,他便睡着了。

此时婶婶迅速的联同歌仙一起把被被的被被扒了下来,然后堀川迅速将自家兄弟带回部屋,换好睡衣,塞进被窝,一气呵成。

歌仙拿到被被很满意,他仔细搓洗被被后,很高兴的看到被单变得雪白,散发着洗涤剂的清香。

将洗干净的被被还回去后,歌仙神清气爽的回去了,留下第二天将会不知所措的山姥切国广。

第二天,山姥切真的不知所措了,被被【本体】怎么变干净了,作为仿品怎么能……

好了被被君,你可是国广的最高作品,别在意被单怎么变干净了,披上吧,乖。

歌仙看到披着雪白被单的山姥切国广很高兴,那雪白的被单在空气中划过,像白鸽展过的羽翼,真风雅啊。

心满意足的歌仙兼定,暗堕消失了,他,又变回了那个风雅的洗衣工,啊不,歌仙兼定。

——————————————————
召唤小伙伴☞ @杉山_黎九潘

“我们都将成长为自己讨厌的模样”

当初看到这句话时,瞬间哭了

百花~

乐乐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昨天去大武口了,嗯,百花市场……

*^_^*

话说我每天去补课的路上总会经过一个商行。嗯?你问我叫什么?

哦,没什么,它就叫佳佳乐商行

看我发现了什么?

容我先笑为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补课回家路上看到的,机智的我幸好带了手机~